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兩人并肩朝著停車場的方向走去。

路上,葉芷萌讓人查了雪糕廠那邊的經營情況。

老廠的倒閉原因,其實都大相徑庭,外部資本沖擊得太厲害,壓縮了本地企業的市場。

營銷什么的也干不過資本。

加上雪糕廠這邊,家庭內部也出了一些問題,鬧了十幾年的分家,只有一個老爺子在苦苦支撐著。

上半年,最后一場分家的官司打完,廠子也徹底開不下去了。

回到胡麻巷子。

葉芷萌給秦月打了一個電話。

趕巧,秦月就在隔壁山城開會,且昨天現場還有榕城過去的企業家,分享了那家雪糕廠的發家史,以及落敗過程。

“我聽說,雪糕廠被瓜分時,沒人要雪糕配方,覺得現在是個廠家都知道怎么做,他們的雪糕也沒有現在那些品牌的雪糕好吃,沒什么優勢。倒是廠長的外孫,一個大三的小孩兒,放棄了三十多萬的繼承款,選擇了廠里的每一款雪糕的配方。”

“有點意思。”葉芷萌蜷在沙發上,“你試著接觸一下,如果他愿意將這個廠子重新辦起來,季風投資可以做天使投資。如果他沒這個醫院,那就商量一下把配方賣給我們,再想辦法吧名字買過來,季風自己做也成。”

“明白。”秦月立馬應聲,“不過,這個廠子的規模算是很小的項目了,Chelsea你怎么忽然對這個感興趣了。”

“這是我從小吃到大的品牌,對我來說有很特殊的意義,我不想他就這樣消失了。”

“這樣,那請你放心的交給我!”秦月一聽就來了精神。

“辛苦你了。”

寒暄兩句之后,葉芷萌掛斷了電話。

厲行淵從外面給葉芷萌倒了水進來。

黏黏糊糊的從后面抱住她:“忙好工作了嗎?”

葉芷萌摸摸他的臉頰:“這事兒我交給秦月去做了。”

“也好。”厲行淵點點頭,“我剛才問了問,這個廠背后人員很復雜,以英貝或者季氏的名義來做,反而會生事端。”

“就是這個意思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