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也攬著厲行淵的腰:“我有個想法。”

“老婆請講。”厲行淵語氣帶著笑意,文縐縐的說道。

“要不還是在墓碑上,刻上他們的名字吧?”

厲行淵垂眸想了想:“時間過了這么久了,怕是鮮少有人還記得他們,刻上名字也好。”

“下次就帶上一一和幼幼來。”

厲行淵微微一怔,“可以么?”

“為什么不可以?”葉芷萌看向他,一臉的這不是應該的么?

她其實就是想讓厲行淵知道。

他的身世,不是什么污點,沒什么好值得忌諱的。

“那要怎么介紹呢?”厲行淵有些苦惱的問,“爺爺、奶奶?”

“你愿意怎么介紹就怎么介紹~”葉芷萌輕撫他的背脊,“不是什么大事,也不著急這一會兒決定,你有的是時間慢慢的想。”

兩人一邊說。

去了墓地的管理處。

聯絡了人來處理墓碑上刻字的事宜。

大概又過了幾天。

墓地管理員給葉芷萌發來了微信。

墓碑上已經按照要求刻好了字。

厲啟佑楊蕓芯夫婦合葬之墓。

祭拜完厲啟佑和楊蕓芯,時間尚早,葉芷萌和厲行淵又在當地當了一回游客。

吃吃逛逛都下午,兩人才開車回了滬市。

在公寓休息了一會兒,又趕往了機場,坐上了回榕城的飛機。

抵達榕城的時候,已經是深夜了。

空氣依舊十分的燥熱。

兩人頂著熱浪,上了來接他們的車。

關上車門,葉芷萌長長吐出一口氣:“現在的天氣越來越熱了,小時候榕城可沒這么熱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