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互聯網上的紛紛擾擾,葉芷萌暫且沒管。

看完電影回去,就定好了后面兩天的行程。

第二天清早,葉芷萌和厲行淵就啟程去往楊蕓芯和厲啟佑的合葬地。

那地方距離滬市并不算遠。

開車三小時左右就到了。

厲行淵在知道自己身世之前,每一年都會和伏月明一起來這里祭拜,年紀小的時候,他并不知道每年來這里祭拜的是誰。

倒是周燕清,每次知道伏月明帶他去祭拜之后,都會老大的不高興。

還教厲行淵說:“明年奶奶再要帶你去,你就裝作自己身體不舒服,不要去知不知道?那人晦氣,別過到你身上來了!”

厲行淵當下是答應了。

不過他記得,每次去祭拜那位先人的時候,祖母都會非常傷心難過,眼淚停不下來的哭。

年幼時候的厲行淵,十分得祖母的疼愛,相對應的也十分喜歡祖母。

所以前一年雖然答應了母親,但第二年到時候了,他還是會乖巧的陪著祖母一起前去祭拜。

一直到他發現日記本的那一年。

在母親和祖母的爭執中,他終于得知,自己每年去祭拜的人是自己的大伯。

因為看過日記,再跟著祖母去祭拜的時候,厲行淵的心境就大不一樣了,他直覺認為,大伯不會希望祖母去祭拜他。

又過了幾年。

厲行淵得知了自己的身世。

那之后他就再也沒來過這里。

伏月明生病之前,倒是每一年都來。

盛夏時節。

陽光熱烈,到處都是生機盎然的樣子。

葉芷萌和厲行淵買了鮮花,穿過一排排墓碑,到了一處僻靜獨立的區域。

墓地里種滿了各種翠綠的植物和樹木。

將一座墓簇擁在正中間。

和別的墓不一樣的是,那座墓光有墓碑,墓碑上卻沒有文字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