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她拼命掙扎。

因為太用力,腳踝瞬間被鐵鏈磨破了皮,她似乎感覺不到疼,伸手想要抓住裴準。

可裴準只是輕輕松松的退后兩步,就拉開了和Rose之間的距離。

“裴準你不能這樣對我,你不能!”

“我陪伴了你那么多年,哪怕是寵物你也不能這樣對我!”

“你答應過我媽媽會照顧我的!!”

“裴準,我求你......”

無視掉Rose的驚恐和哀求。

裴準漠然的看了一眼,轉身離開。

“裴準,你會不得好死的!!”

“你說我可憐,你不可憐嗎?你身邊除了我有人愛你嗎?!!!”

“哥!!!”

謝院長送走了裴準。

回來的時候,Rose還在咒罵。

謝院長陰沉著臉,他原本還想留裴準一起喝茶的,可裴準卻一副完全不想在這個地方多留的樣子,給了一張他的名片之后就立馬走了。

謝院長剛剛也聽到了Rose的咒罵,打心眼里覺得,裴準之所以不愿意留下來喝茶,就是因為被罵了心情不好!

謝院長很想多結交一些裴準這樣,有學問又有學術地位的人。

好不容易有這么一個機會,就這樣飛走了,他心里那叫一個窩火,回去后聽到Rose還在罵。

他的火氣蹭的一下就上來了。

上去就給了Rose一腳:“晦氣的東西,你是顯貴的人送來的,人家裴教授好心的來看看你,走的時候還叮囑了我要好好照看你,說了你吃了會過敏的東西。你倒好,一點不感恩就算了,還這樣惡毒的詛咒!!!”

Rose捂著被踹得生疼的地方,渾身都在發抖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页